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凯发娱乐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懒人调料”的战场上,哪些上市公司值得关注?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1-12-14
html模版“懒人调料”的战场上,哪些上市公司值得关注?

昨天和朋友逛超市时,不约而同地去寻觅干饭酱和火锅底料,然后讨论起性价比和口味。如今,复合调味品确实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欢迎,由于生活节奏快,下班后做饭的时间有限,又不想天天点外卖,这种搭配好的“懒人调料”是不错的选择。尤其是对于我这种不太会做菜,又对食物口味挑剔的人群,一包调料就能做出一道像模像样的菜,确实是方便省事,福音啊。

其实不仅是对C端,即使是在B端,出于经济效率的原则,“懒人调料”有时也会派上用场,有些餐厅为了降低营运成本,聘请的员工烹饪技能不太娴熟,会使用复合调味料烹制食物。连锁餐饮就更突出了,需要口味的标准化和稳定。

有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复合调味品市场规模为1488亿元,预计2021年将增至1658亿元,未来3年复合增速大约为13%。在国内市场,复合调料的渗透率仍然远远低于国外。根据艾媒咨询的报告,去年美国、日本、韩国复合调味品渗透率分别为73%、66%和59%,而在中国仅有26%,相距甚远,但这也说明这一赛道在国内市场的潜力。

根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前三季度,国内发生至少5起“懒人调料”的融资,分别是“加点滋味”完成近千万美金天使+轮融资,美鑫食品完成A轮数千万人民币融资,新锐潮汕风味食品公司“仙味爷爷”完成6000万元Pre-A轮融资,“朝天门码头”获得1亿元Pre-A轮融资,以及“小熊驾到”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高瓴创投、IDG资本、青山资本、金鼎资本等,可见吸引力之大。

除了这些新兴品牌,我们也看到不少传统调味料领域的上市公司近两年都在不断加码复合调料这一赛道,比如李锦记、海天味业、千禾味业等。两大肉制品龙头双汇和龙大肉食也都纷纷推出特色的“懒人调料”。

疫情期间,“宅经济”下的火锅底料和自热锅自然成了许多人的首选。于是就不得不提起颐海国际,算是这个细分领域的龙头了,从2007年开始就被授权无限期、独家、免费使用海底捞商标。也就是说,我们在超市或者电商平台购买的海底捞火锅底料都是颐海国际的产品。除了火锅料,颐海国际还推出了酸菜鱼、宫保鸡丁、回锅肉等调味料,以及红葱黄豆、青椒牛肝菌等下饭酱。根据公司年报,截至去年年底,共销售约65款火锅调味料产品,56款中式复合调味料产品,24款方便快餐产品。

2016年到2019年期间,公司营收增长率分别为28.4%,51.2%,62.88%,59.71%。2020年上半年,颐海国际通过经销商销售的产品收入更是实现大幅增长,向经销商销售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91.7%,超过15亿元;电商渠道的销售收入也同比增长了35.4%,乐橙国际lc8注册,达1.59亿元。尽管在疫情影响下,来自关联方海底捞的销售收入同比下降了29.6%,但颐海国际上半年总营收仍然同比上涨34%,净利润同比增加了52.5%。

收入拆分

2020年年底,颐海国际一度成为港股市场的抱团股,包括易方达、汇添富、上投摩根等多家基金纷纷重仓,资金蜂拥而入,推动颐海国际的股价在今年年初频频创下历史新高。然而,今年港股消费股整体疲软,颐海国际的股价没能长虹,市值从年初的1500亿港元高位跌落到如今的470多亿。我们也看到了,与海底捞的深度捆绑下,两只股票甚至出现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场面。

单位:港元/股

除了受到海底捞的影响外,业内竞争者不断增多也是不利因素之一。在2020年下半年,颐海国际的方便速食产品业务增速出现大幅回撤,由上半年的同比增长96%缩减至下半年的同比增长33%。此外,颐海国际为深化与经销商的合作,增加试吃推广活动并加大广告宣传,经销开支同比增加了47%,也造成业绩增长不如预期,拓展市场份额压力与日俱增。

这也让我们看到一个问题,就是复合调料的赛道很热,但入门门槛不高,生产工艺不难,于是竞争者大批涌入,格局分散。想在这一领域跑得远,供应链完整、品质优异、品牌的传播以及场景的应用广度缺一不可。

颐海国际想要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除了降低对关联方海底捞的依赖度,加大第三方渠道的拓展,还需要提升产品的竞争力。

目前在产品端,超过59%的收入是来自火锅底料和调味料,28.7%来自方便速食产品,而中式复合调料仅占不足一成。对比另一发个高速发展的川调品牌天味食品,火锅底料和川菜调料收入占比分别为51.6%和40.1%,可以看出颐海国际在中式复合调料这一业务还是落后的。

中式菜品博大精深,不同菜系口味的差别还是很大的。有数据显示,2018年复合调味品的收入占比中,火锅和川菜以13.7%和12.4%,位居前两位;然后是粤菜、江浙菜,收入占比分别为8.2%、6.3%。看来,复合调味品企业想扩大市场份额,或许需要不断增加产品的多样性,突破自己的品类禀赋和菜系的限制。

增长的驱动力固然是来自餐饮端和家庭端,但对于投资者,这一赛道的风险也是不能忽略的。竞争激烈是一个方面,从产品需求的角度来看,疫情之后大家开始外出社交的频率加大,是不是也会导致这种“懒人调料”的购买力下降呢?当然,追求色香味俱全和高品质菜肴的人可能还是不会选择这种“懒人调料”,毕竟大厨的地位难以取代。而且,复合调味品的价格普遍还是要高于油盐酱醋的,成本摆在那儿,配方本身价值也要加进去,擅长煮菜的传统家庭可能还是倾向于购买单一调料。

相关的主题文章: